四十四·喜事

+A -A

三夫人也没有太多时间忙于这些事情上头,卫玉攸有老太太的那两万银子,以后不管是再嫁还是就在家里,总归是衣食无忧,能富贵一辈WwΔW.『kge『ge.La

  加上府里从卫琨开始,一个个的都对李三义愤填膺,对兆哥儿照顾有加,她心里知道,卫家是绝对能容得下卫玉攸的,对卫老太太她们就更感激起来。

  而对于操办徐四小姐和卫阳清的婚事,她也就极为上心。

  日子是早就挑好了的,她跟二夫人凡事都是有商有量,两个人齐心协力,在这一天终于将徐四小姐风风光光的迎进了门。

  娶填房不同于原配,因此许多规矩倒是并不冗杂,可是二夫人和三夫人还是尽量都安排的妥帖,既不显得太过奢靡,却也体体面面。

  卫老太太喝过媳妇茶便叹了一声,笑着夸赞三夫人和二夫人用心:“多亏你们,这阵子也真是劳累你们了。”

  二夫人和三夫人都急忙说不敢。

  卫老太太笑了笑,又对卫安使了个眼色:“新娘子怕是心里头还有些害怕紧张,你跟着去瞧瞧,看看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没有。”

  卫安知道她这是让自己跟徐四小姐示好的意思,也就跟着站起来,出了门吩咐玉清:“去小厨房令人拿些精致小巧的糕点,再弄些云吞来。”

  上一世她成过亲,知道这一天的仪式下来,新娘子为了保持仪态避免出恭之类,会减少饮食,到了这个时候,都是会饿的。

  玉清答应了一声,不一时等到东西好了,便陪着卫安一道去五房正院。

  卫安极少踏足这里,从前是因为长宁郡主,后来长宁郡主死了,也没什么必要来,再来才发现,院子里那颗榕树又高了许多,到处都挂满了红通通的灯笼,一片喜气,她跟几个嬷嬷打了招呼,便进了新房。

  徐四小姐已经换过了常服出来,见了她还有些不好意思,好一会儿才喊了一声郡主。

  卫安笑了笑,迎上前问她:“母亲饿了吗?我带了些东西来,您先垫垫肚子。”

  徐四小姐真有些饿了,何况她也想同卫安好好相处,因此急忙点头谢过:“多谢你想着。”

  卫安陪着她在外头的小圆桌上坐了,陪着她用了些点心,才道:“母亲若是有什么不适应的,尽管同我说,或是二伯母和三伯母,她们都是极好相处的。”

  徐四小姐面上带着红晕,低声答应了,犹豫了一瞬又看着卫安,迟疑的问道:“不知现在府里的事物......”

  她嫁过来就是正经的定北侯世子妇人,原本该是她来管理中馈的,虽然知道卫安是晚辈,可是她也知道卫安在府里的地位是不同的,因此想先问问卫安的意思。

  卫安缓缓放下茶盏,知道徐四小姐的意思,便道:“现在府里的诸事都是二伯母三伯母在管着,母亲来了之后,自然就该是母亲来管。”

  这些事是之前卫老太太便定下来的,因此并没有什么不能说的和忌讳的地方,卫安也就实在的告诉她:“您放心,府里大家都是好相处的,二伯母三伯母也都是一样,我们都很盼望您进府来。”

  徐四小姐松了口气,她知道管家这一件事,多的是人趋之若鹜,很怕进来之后因为这个跟府里其他人起了龃龉,既然卫家早已经有了打算,并且二夫人三夫人都没有异议,那她就放心多了。

  卫安陪着她说了一会儿话,等到外头传消息进来说是酒席已经散了,才笑着告辞。

  徐四小姐红着脸站起来,难得的有些羞赧紧张,卫安便急忙叫她不必送,想了想又道:“母亲放心,父亲是个好相处的人,一般不同人起争执。”

  徐四小姐领了她的好意,等到她出了门,便回头低声和几个丫头说:“都说郡主是个厉害的,现在看来,果然如此,也不是尽然如此。”

  徐嬷嬷便笑起来:“她自然是个厉害的,否则咱们侯夫人也不会如此怕她了,可侯夫人不是也跟您说过了吗?郡主也同样是个再好不过的人,只要您是她这边的,她便总是护着您的。”

  定北侯府到底是因为喜事热闹了好一阵子,可是再热闹,卫老太太也弹压着底下人,不叫他们娇纵了。

  隆庆帝已经十几天没有上朝了,大家都知道他怕是时日不多了,卫老太太便因为这件事很是烦闷。

  等到隆庆帝一去,临江王一上位,那临江王妃可就真的成了皇后了.....

  她到底是寻了时间跟郑王说了这件事,意思便是让郑王想法子,在临江王登位之前先把沈琛和卫安的婚事定下来。

  郑王点头答应,寻了时间暗示了临江王,想让临江王去隆庆帝跟前提。

  可是谁知道之前对这门婚事一直还算是热衷的临江王却并没有什么反应,对他的暗示也装作不懂。

  临江王倒不是真的不懂,他是很是心烦。

  卫家这门亲事之前看起来是好的,卫安自己也是个好的,加上有郑王护着,他觉得也算得上是门当户对,可是问题是,卫家最近又出了个和离的姑娘。

  之前临江王妃就说,卫家的姑娘们,一个个都好似是被宠坏了,一点委屈都受不得,总是接二连三的出问题,姻缘都不怎么顺利。

  他一开始还嗤之以鼻,觉得这不过是巧合。

  可是等到这回城里传的沸沸扬扬的,卫家又和离了一个姑娘,而且又是把人家弄得家破人亡,他便说不得真的有些介意了。

  说到底,卫安可还有郑王撑腰呢,要是以后一个不如意,就真的要闹的你死我活的,那这门亲事结的有什么意思?

  因此这回虽然郑王递了话头,他也并没有立即就答应下来,打算再问问沈琛的意思。

  临江王妃知道了,跟秦妈妈嘲笑了一句:“你瞧,我说什么来着?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什么事都要从小事做起,她们卫家可是出了名的泼辣难对付,王爷怎么忍心儿子娶个那样的?”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元尊凡人修仙之仙界篇上门女婿惹火999次:乔爷,坏!你好,少将大人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独步逍遥不灭龙帝正道潜龙快穿:女主不当炮灰
春闺密事 四十四·喜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