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州府巡查_大楚歌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第二十章 州府巡查 (第1/3页)

    吴历五月二十七。

    杭州。

    萍乡县。

    县衙。

    楚墨面前的长桌上放上了厚厚的卷宗,杭州主簿胡闰正在楚墨的桌前来回踱步,口中的杭州腔念念有词,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小撇胡上下颤抖着,瘦弱的胸脯上挂着沉重的佛珠,好似要把他的腰压垮。

    胡润边在县衙的大堂来回窜着,嘴上边不闲着,道:“诶哟喂,欧阳县令啊,不是我个愣的主观意见,是上面,上面对侬说实话还是很有长远的考虑的,知州大人也点过你的名呀,说欧阳墨来管着,我这个知州能少跑好多趟,这说明了些啥。说明州里对你的重视啊,自打这仗打完,州里的大人们调动得快,内阁大臣杨大人过了明年指不定告老还乡了,到那时候知州大人一接手,侬可不得往州里调动哇……”

    楚墨从厚厚的卷宗里抬起头,对胡润挤出一丝苦笑,道:“感谢胡大人提携,小人心中是有数的,升官调动这档子事还得由上头的大人们做定论,我现在就想把县令的一摊子事整明白了。”

    胡润没有理会他的话,自顾自地越说越亢奋,双手拍得直响,道:“可现在在萍乡县出了些甚么档子事哇?牛老爷的案子眼看着快到头了,上面等着个人的脑袋,又出了这个青鱼楼被人烧了,惊动了兵部的大人,一个营的人死了几十个,人还给跑了,上面拿甚么交差哇?那些老百姓往州里交的牍子都快把桌子压塌了哇。”

    楚墨低下头去,笑道:“胡大人,您看我这个小县衙的桌子,也快承受不住了啊。”

    胡润一个箭步冲到桌前,脖子上的佛珠晃来晃去,道:“所以啊,你说说看,你总得拿出个办法来啊,我跟你说啊,青鱼楼这件事,可是要捅到皇上那里去的哇!”

    楚墨仍是淡淡地笑着,没有回答他的话。

    胡润看了看楚墨不为所动的神情,重重叹了口气,往角落的一张太师椅上一躺,愁眉苦脸。

    那个晚上,楚墨戴上了深黑色的面纱,把自己的脸潜藏在面纱后面。

    自从楚亡后,经过潜藏在天枢阁内的楚国势力多方协调,他在天枢阁的身份已经越来越隐蔽,很少人知道还有这么一号人的存在。楚国国师一直在帮助他暗中周旋,使得他的上线已经基本由楚国势力掌握,但人少势弱,只能将他深藏起来而不能有多余的动作。燕太子燕无常经燕王授权,成立了一个和天网平等职权的组织,天网,由燕无常直接统领,里面的人都是由燕无常本人筛选,大部分都是由天枢阁平调过去的燕皇室的人或是内阁党派的人。天枢阁的地位势力逐渐被天网挤压,形成了势均力敌的两个势力。天网的行动楚墨也略有耳闻,这个组织的主要任务便是扫除楚国剩下的残余势力,包括手无寸铁的难民。天网行事高调,心狠手辣,百无禁忌,甚至对天枢阁的人也是如此,为达到目的可以牺牲一切,包括天枢阁的人,近年来一直受到天网的欺压,在燕内阁却无一人敢有二话,足以表明燕无常在内阁中的地位,或是皇室铲除楚国余孽的决心。

    楚墨从欧阳慕的招式隐约可以判断出,这是来自天枢阁的秘技,但火烧青鱼楼,大杀轻骑兵很明显不是低调隐秘的天枢阁的做法,只有可能是从天枢阁平调到天网去的人。虽说不知道她这么做的目的,但她既然在萍乡县活动,表明燕无常必然也在此地。

    而他们的目的,基本就是自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