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改头换面_大楚歌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第二十一章 改头换面 (第1/3页)

    楚墨坐在县衙大堂的中央,大门外,几只金黄的鸟雀落在了门口的击冤鼓上,喳喳作响。

    王素一死,在杭州便再没有他可以信任的亲信了,欧阳墨这个身份犹如一张面皮,已经牢牢沾在了他的脸上。他的身份原先的主人是韩国商行大家欧阳震华的小儿子,是一个文弱书生,对家族的生意没什么兴趣,作画作诗倒是一块好料。性格也比较孤僻,他写的诗在han国当地有了一定名气,受到秦国西麓书院的青睐。而欧阳震华则想让他继承家业,欧阳墨不从,与父亲闹翻离家出走前往秦国考学,途中遭遇战乱被俘,押往当时的楚国。

    后来,楚国的国师将欧阳墨的脸皮割了下来,炼制后易容在了楚墨的脸上,二人长相神似,不易察觉。国师给了楚墨的新身份,派遣他去往燕国的天枢阁,那里已经潜伏着楚国比较成熟的势力,当作楚国的情报来源,以及作为一个紧急关头的后备力量。

    自楚亡后,天枢阁的很多楚人都被国师当作棋子派往各地,大多都是玉石俱焚,没了下文,楚墨是楚国的太子,楚亡后留在天枢阁的势力便将全部的精力用在了保护楚墨的身上。

    自从得到这个新身份以来,楚墨很少回过欧阳家,与欧阳震华大多只有书信来往,他家族里的人对他也好像漠不关心,只知晓他在邻国当了个没出息的县令。除此之外,楚墨与这个陌生的欧阳家再无瓜葛。

    楚墨在天枢阁的最大上线便是国师,自己的一切行动便是由国师一手安排。他们二人的联系便是在羊皮纸上用炼制的涂料画下特有的符号,相当于暗语,再交由驿站。国师的来信会说明下次送信的地点。他们二人在每月的月底送一次信,国师的信大多都是吩咐楚墨下一步的行动和注意事项,而楚墨则汇报这里的情况,由国师做决断。

    楚亡后,天下人围捕的楚国余孽,便是楚王和他的国师,以及他两个儿子。楚王的下落楚墨也不知道,只是在国师的书信中得知他的父王一切安好。国师的下落全天下也只有他一人知道,但国师的计划他同样一无所知。

    国师只在信中告诉他,大楚未亡,只是丢了城,失了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