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修身养性_大楚歌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第二十二章 修身养性 (第1/3页)

    吴历六月初二。

    吴国。

    台州城郊。

    路桥镇。

    所谓的城郊不过是山野周边的小村落,与城市分隔了开来。

    六月正是初夏,刺眼的金黄狠狠地洒在了大地上,硕大的田野无处藏身,放眼望去,远处的碧绿的山,山下金色的田,田里肥沃的土,土边流淌的清泉都被挥洒上一层耀眼的光辉。蝗虫也不敢直视天空,埋下脑袋钻进一株迎风摇晃的麦子里。田傍着山,分割成几块,整整齐齐地排列着。每块地里有不同的收成,小麦比其他东西最先长得快,面向阳光骄傲地抬着脑袋,被清凉的夏风一吹,整片麦田如同草地一般齐齐弯下了腰,哗啦啦地响。

    田边供人乘凉的樟树也长得粗大,二人不能环抱。上面茂盛的伞顶也哗啦啦地响,如同母亲的手,像是要温柔地轻抚着怀中的稚婴。树上看不见的蝉嘶声鸣叫着,与田里的蛙声相应,此起彼伏。

    一棵歪着脖子的樟树下,便是一座简陋的茅屋。屋顶用成捆的草根堆在一起,晒得发烫。墙壁的砖头也烂了不少,数束光线从砖缝中穿过,斑斑点点地落在地上。屋里很小,蜘蛛网霸占了所有的墙角和房顶,几只耗子从田里和屋子里钻进钻出。屋子里只放着一张破烂的大床,床上没有被褥。欧阳慕躺在上面,双眸紧闭,面色苍白。

    燕无常穿着一身质朴的农装,黝黑的长发用麻布包了系在头上。他从屋外抱来一捆稻草,铺在地上,动作娴熟地如同普通的山野村夫。

    铺好地上的稻草,燕无常靠着墙坐了下去,一只手往嘴里丢了一根狗尾巴草,开始闭目养神。

    辰时。

    欧阳慕缓缓睁开了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屋顶。

    燕无常没有睁开眼睛,开口道:“今儿吃什么?粥已经没了,只剩些汤汤水水了。”

    欧阳慕听罢,道:“王爷,我的伤已好得差不多了,不必再休息了。”

    “谁问你的伤了?”燕无常口中的狗尾巴草上下动了动,道,“你对自己的身体没有点认识么?一个姑娘还使出不留行了?不用那招你跑不掉么?”

    欧阳慕静静地听着,干裂的双唇动了动,没有答话。

    燕无常慵懒地道:“你的腿伤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内力,已经损耗七成,身体撑不住,以后可能会留下祸患。”

    说着,他转过头看着床上平躺着的欧阳慕,道:“吃点啥,粥还是饭?”

    欧阳慕轻轻闭上了眼,开始感受身体内力的流动,果然内力流淌不如之前那般流畅,总有无力、拖沓的地方。

    “饭。”

    燕无常听罢,从地上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稻草,面向屋外,顺手抄起了墙上靠着的锄头。

    欧阳慕又睁开了眼,转过头看着他的背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