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夜半猪人_道家末裔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第八章:夜半猪人 (第1/3页)

    动的那个字在麻绳的最末端,我之前不过才看到开头而已,所以视线并没有集中在那个位置。

    因此我也不太不确定自己到底是不是看错了。

    麻绳的末尾有几个弯曲的黑色小线条,摸上去凸凸的,像是起着装饰的作用,一根根歪歪扭扭的除了有点怪异之外,居然还丑的有点莫名的可爱。

    我盯着那几个图案看了一会儿,忽然就觉得自己傻了吧唧的。

    图案怎么会动呢,肯定是我熬夜看了这么久的小黑字,眼睛都看花了。

    时间慢慢流逝,我居然一丝困意都没有。

    直到村里公鸡的打鸣声将我拉回现实,这才反应过来我居然已经捧着这根麻绳看了整整一夜。

    我洗了把脸把麻绳收回包里,把客房的床铺好就拱了进去。

    这个房间是以前小姑成家之前住的,空了好几年了,但一直都被奶奶打扫的很干净,甚至还能闻到被褥子上那股淡淡肥皂粉的香气。

    脑子里胡思乱想着,没几分钟我也就睡沉了。

    这一觉我一直睡到下午,醒来之后肚里都饿疼了,于是赶紧跑到厨房给自己做了一碗清水面,胡乱的扒拉之后就继续研究起那根麻绳来。

    把麻绳展开我才看了一眼,就发现绳子尾巴那的几个弯曲的小线条不见了。

    这就奇了怪了,我睡觉前明明还盯着那几根线条看了一会儿,这么一觉醒来就一根儿都不剩了?

    想半天也没什么头绪,我还是决定暂且把这一切都归咎到我眼睛花了。

    这一看又是时至傍晚,我中午如愿以偿的找到了所谓的“怀中蛊”的制作方法。

    但看完之后,我就感觉后脊梁是一阵的冰麻。

    制作怀中蛊,必须在深秋的沼泽里捉到那种吸附在已经死了的黑色大鲶鱼脑门儿上的大蚂蟥。

    然后将那种带着黄色条纹的蚂蟥和毒虫放在一个坛子里,再把坛子给埋在一棵面北老树的下面,还得是离地三寸的位置。

    等这条蚂蟥熬死并且吸食了所有的毒虫之后,就会变成一种体型很小细细长长的纯黑色的新品种。

    而那个新品种,就叫做怀中蛊。

    怀中蛊的特点也是非常的简单——

    离人就睡,近人就醒。

    我回想起寸子山上的坛子正是埋在那颗老树北边的地底下,深浅也恰恰就是离地三寸左右。

    我忽然意识到,麻绳上那些细小的图案,会不会就是沉睡了很久的怀中蛊?

    那它们这会儿到哪里去了呢?

    我怀着疑问继续往下看。

    之后那段内容翻译成白话的意思就是,被怀中蛊寄生的人通常会眼睛发红,发几个小时高烧,等到身体的免疫系统被怀中蛊彻底骗过才算结束。

    被寄生的人将会携带一种无法被人类免疫系统察觉的病毒,这也是所有咒口都必须具备的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