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集 (1)打斗_魔刀丽影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第二集 (1)打斗 (第1/3页)

  一出了林子,就见到两匹马在低头吃草呢,都没有拴,自由活动。那马的颜色是一红一白,白得赛雪,红得胜火,很引人注目。小牛凭直觉也知道哪一匹的主人应该是谁。

      二马都长得神骏高大,身躯修长,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小牛长这么大也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马,不禁多看了几眼,心说,马好,人更好。这么想着,目光便转移到二女身上。

      二女站在一起,真是双峰对峙,二水分流。虽然江月琳比之谭月影美貌稍逊,但也有自己的魅力。小牛心里直痒痒,暗道,这样的美女能得到一个已经艳福无边了,要是能够左拥右抱的话,那是神仙生活呀。江月琳已是我胯下之臣了,下一个就是谭月影了。哼,听说你跟人家订婚了,那怕什么,即使你结婚了,只要小牛我看上你,我也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没等到马前呢,二马已经嘶叫着朝主人跑过来了,到了跟前,以头蹭身的,显得特别亲热。这一幕看得小牛特别羡慕。

      谭月影一跃上马,裙摆飘飘,风度不凡,令小牛一呆。而月影压根不大理小牛,看都不看他,当他不存在。江月琳则不然,她拉着红马的缰绳,对小牛一笑,关切地问道“小牛兄弟,你是怎么来的,没有骑马吗?”

      小牛见美女关心,心里一暖,咧嘴笑道“我嘛,我是步行来的,见天气不错,就下水游泳,感觉可真好。”

      没等月琳说什么,谭月影吱声了“魏小牛,你真是与众不同呀,天气一好起来,你想游水,连衣服都不脱,真有个性。是不是你下水游泳向来都是穿着衣服游的呀?”

      小牛被人家一句话指出语病,小脸一红,心说,奶奶的,刚才你不出声,这时候找到你了。嘿嘿,等我把你骑到身下的,一晚上干你八遍,干得你天天求我操你。嘿嘿,她的话虽难听,但能跟我说话,也不算是一件坏事。

      小牛嘿嘿地笑了两声,开始解释道“我平时下水,自然跟别人一样,也是脱衣服游泳的。只是今天不同。我下水时,好像听到老天爷的声音了,它老人家不让我脱衣服。我还不明白咋回事呢,现在我才明白,原来是老天爷安排我救月琳姐姐呀。”

      听到他的胡说,谭月影哼一声,差点骂了出来。而月琳则露出感激的笑容,对小牛说道“谢谢你了,小牛兄弟,也许真是老天派你来救我的呢。你的恩情当姐姐的一生不忘。”

      小牛正想谦虚几句,马上的谭月影又说话了“我说师妹呀,你先别忙着说感激的话。如果你知道在你刚才昏迷时,他对你做了些什么,只怕你会气得马上杀了他。”

      江月琳听师姐这么一说,啊了一声,转头望着师姐,等着她的下文。小牛立刻想起自己为了救醒她,在她的酥胸上大肆按摩的事情来,当时事急从权,也没有多想,哪知道这事竟成了谭月影攻击小牛的有力武器了。

      小牛咬了咬嘴唇,望着谭月影勉强笑道“我说月影姐姐,那也不能怪我呀,当时我是为了救月琳姐呀。我相信月琳姐知道了,也不会怪我的。她是一个很通达情理的美女。”

      江月琳的目光一会儿瞅瞅小牛,一会儿瞧瞧师姐,一头雾水,问道“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呢,我怎么这么糊涂。”她努力回忆着自己昏迷后的一切,却什么都想不起来。

      谭月影冷冷一笑,瞪了小牛一眼,然后说道“师妹呀,他到底做了些什么,我暂时不说了。你让他自己告诉你吧。回头到客店了,我再亲口对你说,看这个小子说谎没说谎。”说着话,双腿一夹马腹,那马长嘶一声,向城里跑去。眨眼之间,便不见了,象一朵白云一样消失了。

      小牛对着她消失的方向,心说,这个妞美是美,不过有点不近人情了。就算你讨厌我,反感我吧,也不该用这种事来打击我的。因为这事涉及到江月琳的名声问题,要是传出去的话,江月琳的清誉受损,只怕于你崂山派也不利吧。亏你还是个当师姐的呢。转念一想,这个谭月影还是蛮有心计的。她话说到半截就中断了,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自己想到的地方她也想到了,因此,她又把问题象踢球一样踢给我了。

      这个美女可挺精的。我如果对江月琳说了假话,江月琳一回客店跟她对质,立刻就穿帮了。江月琳便跟我闹翻,不让我跟着了。如果我说了真话,那也不得了,江月琳会因为羞愤而离我而去。总之呀,我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这个谭月影呀,不亏是‘寒香仙子’呀,够香更够冷的。但是我小牛不怕你,你越是难缠,我小牛越想征服你。征服你你这样的美女,更有成就感。

      江月琳看他陷入了沉思,便说道“小牛兄弟,你在想什么呢?”

      小牛连连摆手道“没有什么,江姐姐,咱们还是走吧。”小牛打定主意了,暂时不说那事,到客店再说。既然里外不是人,那么我选择沉默,相信这是最好的法子。我小牛才没有那么笨,我才不上*谭月影的当呢。

      江月琳黑亮的眼睛盯着小牛,认真地道“小牛兄弟,你实话实说吧,你刚才对我做了些什么。”

      小牛丝毫不慌,只是很坦然地笑了笑,缓缓地说道“江姐姐呀,你想知道吗?等咱们回到客店后,我会详细告诉你的。你放心好了,我不是一个坏人。”

      要是换了平时,江月琳一定追查到底,只是今天心情不好。试想刚从自杀的深渊中解脱出来的姑娘,情绪怎么能一下子好起来呢?她需要一个放松和缓解的过程。因此,江月琳暂时也就不问了。她也相信小牛是一个好人,不然的话,也不会拼命救自己了。

      江月琳对小牛说道“小牛兄弟呀,你没有马,你骑着先走吧,我很快就到的。”

      小牛年纪虽小,也是个有风度的男子汉。他如何能让一个姑娘走,自己骑马跑呢。那样干也太不是人了。小牛坚决不肯,说道“江姐姐,还是你骑马,我来走。我身体好得很,当你到客店时,我也差不多到了。误不了事的。”

      江月琳说道“还是你骑马,我也不用走。”

      小牛挠了挠头,不解地问道“你不用走,那你怎么回去呢?莫非你……”他想说的意思是,莫非咱们二人同乖一匹马吗?那敢情是好,身体相贴,多刺激,多香艳呀。我小牛一百个同意。

      江月琳淡淡一笑,说道“小牛呀,你骑马,而我呢,就学着飞吧。”说着话从身上掏出一条红绸带来。

      小牛眨巴着眼睛,问道“江姐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江月琳说道“你很快就会知道的。现在,你先上马吧。对了,还不知道你会不会骑马呢。”

      小牛得意地笑道“别人会的事,我小牛没有不会的。”说着话,踩蹬上马,一连串动作,干净利索。

      江月琳提醒道“我的马性子挺烈的,你要小心了。”

      小牛手把缰绳,说道“没事,没事。”话音未落,那人猛地人立而起。小牛猝不及防,从马上跌了下来。江月琳看得清楚,一步窜上来,抓住小牛的领子,将他提起来,轻轻一抖腕子,小牛又回到马上。

      江月琳说声“坐稳了。”接着跟马说道“小红呀,这是我的好朋友。要不是他刚才救了我,你就永远见不到我了。以后你见到他就跟见我一样,不准发脾气呀。”那马听了,马上放下前蹄,变得温驯多了。

      小牛见了暗暗称奇。为了掩饰刚才落马的狼狈样子,便说道“江姐姐,你好本事呀。连马都听*的。”

      江月琳轻声一笑,说道“这算什么本事呀,会飞才是真本事呢。”

      小牛不解,问道“你说什么呀?”

      江月琳也不答话,将手中的红绸子随意一抛,那绸子落到半空,平面朝上,随风鼓动,飒飒有声。江月琳对小牛说道“你先骑马跑,看咱们谁跑得快。”

      小牛知道江月琳定有神通,便不再啰嗦,一提马缰,叫了声‘驾’。那马会意,猛地一窜,四蹄如飞,向城里驰去。驰了一阵儿,跑出好远了。小牛担心江月琳跟不上,便回头观看,看她是怎么跟来的。

      后边空空的,只有道路跟山林。小牛笑了,自语道“还是我快呀。”只听上边有个声音接道“那也不一定。”

      小牛向头顶一看,只见江月琳站在刚才那条绸子上,驭风而行,风采翩然,跟仙子相似。这就是腾云驾雾吗?她双腿踏弓步,足尖指哪里,那绸子便飞向哪里。这哪里是人间的女子,分明是仙女下凡呀。小牛都有点看呆了。

      江月琳在他的头顶提醒道“小牛呀,你不要走神,坐稳了。我在前边的城门等你。”说着,人与绸子如一道红光,在小牛眼中一闪而过,眨眼不见了。

      小牛心里欢呼道,乖乖的,不得了了,我遇到仙女了。我跟仙女睡过觉了。老爸,你要知道的话,只怕你羡慕得口水都要流出来了。这么想着,小牛催马狂奔,奔向城门。

      当小牛跑到城门时,那里已站好了一伙人。不但有江月琳,谭月影,还有十几名男子。小牛凭直觉也知道他们都是一伙的,应该都是崂山弟子才对。

      小牛一下马,江月琳冲他一招手。小牛嘿嘿一笑,大模大样地走了过去。江月琳开始给他逐一介绍这些生人。

      第一位是个将近三十岁的青年,生着一张马脸,脸色蜡黄,象个病夫。月琳介绍道“这是我的二师兄,大号叫秦远。”小牛向他拱拱手。那人点了点头。

      第二位是一个英俊的青年,剑眉虎目,长身玉立,风度翩翩,脸上还带着一点傲气。不用人介绍,小牛便知道这人是谁了。一定是自己的情敌,自己最不想见到的家伙。

      果然月琳介绍道“这位是我的三师兄,也是我师父的公子,绰号是‘泰山一龙’,大号叫做孟子雄。也是师姐的未婚夫。”小牛听了不爽,心道,我以后一定将你改个号,叫‘泰山一虫’。在我跟前,哪有你称龙的份呀。哼,未婚夫,是头猪。

      这话只能放在心里,不能表露出来。小牛装作恭敬的样子,也是拱拱拳。孟子雄连头都没有点,只是轻哼一声,便把目光对准谭月影,不再答理小牛了。

      小牛大为恼火,心中骂道,臭小子,你有什么神气的?等老子我有一天学好了本事,第一个要收拾的就是你。哼,老盯着谭月影看,她该你看的吗?她可是老子我内定的老婆。等我将她抢过来后,你要是再敢看她,一定挖你的眼珠子。

      那孟子雄不但看美女,还跟美女聊起天来。那谭月影对小牛冷冷淡淡的,跟他的师兄却有说有笑。小牛头一回看到谭月影脸带笑容,真是比月美,比花娇,胜过小牛看过的所有美女,令小牛都有点发呆了。

      江月琳又跟小牛介绍了剩下的人,跟小牛想的一样,都是崂山的弟子。不过他们是比较普通的弟子,和江月琳他们有所不同。

      小牛还注意到那个病夫样子的秦远,时不时地偷看月琳。小牛的心里便犯了嘀咕,这是怎么回事呢?瞧他那目光中欣赏与渴望的样子,十有**是看上月琳了。我小牛真是倒楣呀,刚认识两大美人,就碰到两个可恶的情敌。

      小牛又观察一下,发现那些普通弟子也爱看二女。这一点倒不使小牛生气。他知道这些普通的家伙也只有看的份,根本连边都贴不上,因此不必把他们放在心上,而秦远跟孟子雄就不同了,他们可是正宗的崂山弟子,是跟二女常接触的。尤其是这个孟子雄,还跟谭月影订了婚,备不住什么时候就要完婚呢。残酷的现实要求自己必须在他们结婚之前采取行动,最好是在他们上床之前将事情办好。自己可不想要人家的二手货。这样的大美人要是被那小子给干了,可真是糟蹋东西了。

      小牛胡思乱想着。江月琳将小牛叫到一边,说道“小牛呀,你在看什么呢?”

      小牛一笑,说道“这附近的风景挺好的,我正在看风景呢。”心里想到谭月影跟人家亲密的样子,就很不舒服。

      江月琳也不揭破他,淡淡地说道“三师兄跟师姐的婚期都定下了。”说着美目向孟子雄的身上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