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一章 寥寥

+A -A

  思虑着,他坐在窗前沙发上点了支烟。

  缭绕的烟雾,逐渐压制了越来越乱的思绪。

  夏梦也在不久后换了身睡袍从浴室走出。拢着头发,瞥了正在抽烟的男人一眼。

  有心让她灭掉,也忍住了。

  靠近,从后抱住了他颈部,温声道:“看什么呢?”

  韩东拍了拍额头,苦笑。

  他已然迟钝到连人接近都察觉不了。

  夏梦跟着他往窗外看,确定什么都没发现,凑近韩东耳朵:“老公,帮我吹下头发呗。”

  “自己去。”

  夏梦撇了撇嘴:“小心眼。”

  确实感受到了男人烦躁,她不再缠着,去往梳妆台前。

  呼呼的风机声,搅动着房间里氛围。

  夏梦待吹好头发,体温也因药物缘故慢慢降下,精神稍稍转好。

  见他始终坐在沙发上抽烟,翻看手机。

  夏梦先上床拿了本书。

  翻动着也看不进,她又主动说话:“老公,资金没意外的话这几天应该会到位,你明天去找魏川平聊一聊怎么样。”

  韩东闷闷点头:“我会的。”

  四千万的资金,对于现在的东胜来说不多,只够勉强追平魏川平的投资。

  韩东的打算是找魏川平好好商量一下这事,看能不能让他再贷一笔钱出来。其本身从事金融行业,两人又相处愉快,应该不是不能商量。

  毕竟魏川平是做生意,贷款出去是为了赚取利差。韩东是宁愿多出一些利息,也想尽量拿到这笔钱。

  夏梦还想找他说话,但被他三番两次的冷淡态度一激,也生了闷气。

  丢下书,捂上被子钻进了被窝里面。

  一床上,一床下,时间流走。

  凌晨左右,困顿不堪的韩东才走向床铺。

  夏梦像是睡着了,侧着身体,被子遮盖到了腋下。

  韩东站在原地怔怔看着她玉质般的侧脸,良久,才探手碰了碰她额头。

  触手微凉,他松了口气。

  体温,总算是冷却了下来。

  正待去关灯休息,夏梦眼皮蠕动着张开了眼睛。

  她没睡,始终没睡。

  以为韩东肯定还生她的气,甚至会睡沙发怎么都未料到他做的第一件事是碰她额头。

  简简单单的动作,她却抽了抽鼻子,压不住的委屈。

  “老公!”

  泛哑的声线略带哽咽,她再无矜持,揽住了韩东想直立起来的颈部。嘴唇,炙热迎上。

  干洌,果冻般的触感。

  让韩东晃神,进而激烈回吻。

  出离急迫的男女,牵动着本不多的衣物。

  夏梦发现自己一点都不再怕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由主动变为被动,被整个压在床上。

  温度,骤然升高。灯光,悄然熄灭。

  颤栗着,夏梦敞开自己迎接着男人。

  最初的不适,紧张至慢慢的放松,忘形。

  她觉得自己要疯掉了,疯到连声音都抑不住。她也听到自己心里壁垒破碎的声音

  奇妙到极点,放纵到极点。

  紧紧抓着床单的手,压住了男人结实的背部。无规律的摩挲,流连。昂起的头颅,失措吻着男人的嘴唇,面部,颈部,贪婪索取着来自他的一切。

  如坠仙境,如饮梦幻。

  夜,深浓。

  夏梦忘了自己是怎么睡着的,只前所未有的心安。焦虑,急切,尽皆在靠着男人之时,烟消云散。

  她是幸运的,哪怕他的丈夫没办法带给她最初想要的一切。却能够改变她,让她放下许多。

  比醉意更为让人晕眩的幸福感,她短暂忽略了所有,只想这么永远靠着他,再不分开。

  次日,阳光从忘记拉上的窗口透入。

  红色的光,以及耳畔的闹钟,都让夏梦醒了过来。

  似乎想到了什么,她激灵一下,睡意全无。

  她并不是做梦,能很清晰的记起来昨晚发生的一幕一幕。但是,人呢?

  “老公”

  试探着唤了一声,夏梦关掉闹钟,迅速穿衣坐了起来。

  洗手间,外面,全无人影。

  客厅里,母亲跟妹妹正在吃饭。夏梦不加考虑,急问:“明明,有没有看到你姐夫?”

  “我姐夫,他来过么!”

  夏明明疑惑嘟囔了一句,而后摇头。

  夏梦失魂落魄,快步走回房间拿出了手机。

  刚准备拨通韩东电话,看到了他提前编辑好的一条短信。

  人在天没亮的时候就离开了,说是怕见到她家人尴尬。

  尴尬!

  夏梦苦涩揉了揉眼角。

  怎么会尴尬呢,母亲跟妹妹都还能接受他,自己也坦明了内心。

  “姐,我姐夫真回来了啊,人呢?”

  夏明明走进了卧室,好奇打听。

  夏梦勉强扯出了几分笑意:“没,我做梦呢。”

  看出来姐姐状态不对,加上凌乱的床铺,以及地上的那双男性拖鞋。她很快猜到了什么,神秘兮兮道:“你们俩昨晚睡一起了?那这婚还离不离。”

  夏梦人快被失落吞噬,又听妹妹喋喋不休,失控道:“你怎么这么多废话。我从头到尾根本就没想离婚,是他,非要离婚不可!”

  “你冲我撒什么火,自己老公都把握不住,真好意思。”

  “给我滚出去!”

  夏明明哼了一声,恼的摔门离开。

  只剩下一人,夏梦好半天都未缓过劲来。

  他到底什么意思?

  她以为两人亲密无间的结合以后,自己真心相对,他会改变原有的离婚决定

  结果是,人无声无息走了。

  羞,恼,怒。

  夏梦拿出手机拨了过去,嘟嘟嘟的动静,根本无人接听。

  又拨了两遍,对面仍然无人接听下,她恼的把手机摔在了床上。

  她告诉自己,男人肯定不是故意躲着她,昨晚的柔情不会是假的。他肯定也要工作的,总有见面之时。

  想是如此,状态却越来越糟糕。

  她理解不了韩东那句跟她家人碰面会尴尬是出于什么考虑编辑出来的话。如今连她电话都不接,难不成真的全是巧合。

  有所牵挂,夏梦一整天都提不起任何精神。

  韩东的电话仍还是打不通,换妹妹的手机也是一样。工作,他竟然也丢下了,发短信告诉他有场很重要的会要开,也全然得不到回应。

  一个大活人,明明昨晚还在一块,今天,突然就像是人间蒸发。

  第一天如此,第二天也是如此。至第三天,夏梦人已经明显憔悴下去,她已经连着三天没有睡好过任何一觉。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元尊美女的护花兵王惹火999次:乔爷,坏!不灭龙帝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正道潜龙重生最强女帝重生之战神吕布都市之少年仙尊天行
上门女婿 第四百零一章 寥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