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天书_师妹且慢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第十一章天书 (第1/3页)

    站在近旁的谷妈妈猛然瞧见赵幼菱的玲珑玉牌,脸色微变,忍不住上前想把赵幼菱放进领口里的玉牌拿出来再确认一下。

    被人欺身上前,赵幼菱很自然地向后闪开,双手一前一后横掌挡在胸前,奇怪地看着谷妈妈。

    “你要做什么?不能无礼。”

    “嗯哼——赵姑娘莫怪,她年纪大了,有时候脑子糊涂。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安心给我绣花样吧。”

    沈老太太瞟了谷妈妈一眼,谷妈妈的目光露出一抹意味深长。不过她也意识到自己心急了,不该当着沈昭的面就去扒姑娘家的衣领。

    这时门外又有人报:“高夫人要见太夫人,恳请太夫人让她把赵姑娘带回淮王府。”

    “叫高夫人不用来见我,赵姑娘只能留在镇国公府。她今儿晚上带不走赵姑娘,明儿后儿大后儿,以后都别想来带走赵姑娘。高夫人若是喜欢在我镇国公府吃茶,就在前厅多坐会,我年纪大了容易困乏,就不过去陪她了。”

    沈老太太摆手,门外候命的大丫鬟只好快步回去复命。

    “带赵姑娘出去吧,记得要好生招待着,看看她到底能给我绣出什么好看的吉服……”

    沈老太太像是有些乏了,眯眼靠进藤椅里声音渐微,摆手示意谷妈妈带赵幼菱出去。

    沈昭上前要扶祖母到内室休息。沈老太太靠在椅背上闭着眼睛没有出声,好像已经睡着了。

    沈昭在旁静默了一会,等沈老太太的喉咙里发出滋滋的声音,忙又探身上前。沈老太太缓缓睁开眼,税利的眼神好像两道寒星划过。

    “昭儿呀,是时候行动了……”

    “祖母您?”

    沈老太太点了点头。

    沈昭兴奋地握紧了藤椅扶手,好像手里掐着的是太子赵衍的脖子。

    这如火煎熬的两个多月,他就盼着行动的这一天了。

    “那孙儿这就谋划去。”

    沈昭像风一样走出门。

    沈老太太站了起来,神情矍铄身板挺直,眼望着大门口抿着双唇。听见谷妈妈回来的脚步声,她又转身坐回椅中,双手端放在扶手上,望着脚步慌乱进门的谷妈妈。

    “回太夫人,已经把高夫人打发走了。她该不会再来讨要赵姑娘了。”

    “嗯甚好。”

    沈老太太端起茶碗,目光落在半碗茶里。

    谷妈妈赶忙上前拎起茶壶续水,放下茶壶凑近沈老太太压低了声音说道:

    “奴婢刚才注意到赵姑娘戴的那块玉牌……”

    谷妈妈观察着太夫人的神情。跟在主子身边二十多年,有时候话不用说透,彼此自然心领神会。

    “你瞧仔细了?”

    “老奴瞧着眼熟,还需要再看仔细些才敢确定。”

    沈老太太并没有大惊小怪,谷妈妈就知道沈老太太肯定也和她一样,注意到了赵幼菱戴的玉牌。

    那玉牌通体剔透玲珑,一见之下就知不是凡品,虽然没有看得仔细,也能看出上面镂刻着花纹。

    “如果能确定花纹的样式,就可以肯定……”

    谷妈妈矜持起来,沈老太太“嗯”了一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