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1、邀请【一】一顿痛骂

+A -A

  “另外,不是您让我走的,是我自己要走的。这次格斗训练结束后,我退出!”

  墨上筠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每个字都说的清晰,字字有力,在场教官们听得清清楚楚。

  同时,跟在最后的几个女兵,恍然间似乎也听到了。

  她们下意识停下步伐,然后面面相觑,朝墨上筠的方向投去疑惑的视线。

  其中,包括秦莲和唐诗。

  狂风怒号,空气冰寒。

  墨上筠站在风里,纵然浑身被冰水淋透,也似是感知不到寒冷般,岿然不动,作训帽之下,发梢上有水珠滴落,在落下的瞬间被寒风吹走扯散。衣袖在往下滴水,些许顺着手腕滑到手背,再顺着手指骨节一滴滴往下掉,那晶莹剔透的水珠,仿佛随时都能化作冰渣一般。

  光是看到她,就觉得浑身发冷。

  在那些疑惑视线里,墨上筠抬眼扫视过去,只是简单盯了她们一眼,就像有魔力在控制着她们似的,她们不受控地转过身,跟随着队伍一起往格斗场地走。

  墨上筠也没有停留,很快也跟在后面。

  林矛好歹回过神来,高喊一声,“哎——”

  他朝墨上筠跑过去,然后拦在墨上筠面前,将毛巾搭在她的脖子上,因为有点慌乱所以胡乱给她擦了擦,好歹将脸上的冰水给擦干净了。

  “小墨,刚说的是气话吧?”林矛试探性地问道。

  墨上筠看着他,平静道:“不是。”

  她不是一时冲动才做出这个决定的。

  可以说,刚来没几天,就有这种想法了,只是接下来发生这一连串的事,才让她下定决心。

  陈宇最初就对她存在误解——她并不在乎这个机会。

  她来907当教官,不是陈宇所想的不择手段,而是她想弄明白一些事。

  但很显然,在这里她什么也弄不明白,所以,这个职位于她而言可有可无。

  虽然离开有些麻烦,但当她已经做出决定的时候,也不介意如陈宇所想用点手段了。

  林矛扯了她一下,然后朝她挤眉弄眼,“陈宇发神经,你干嘛跟他一起发?你现在就这么走了,岂不是如了他的意了?”

  “正好,我看他也烦。”

  墨上筠耸了耸肩。

  “别生气了,”林矛宽慰着,然后发现自己从她手臂衣服处拧出一手的水来,当即也顾不得这件事了,急忙道,“赶紧的,先回去换衣服,穿成这样去带兵,身体会出问题的。”

  墨上筠道:“半个小时后再去。”

  说完,墨上筠没有再停留,抬腿绕过林矛往前走。

  林矛愣了愣,尔后才明白过来,墨上筠所说的‘半个小时后再去’是什么意思——刚刚陈宇说了,那些女学员在浇完水后,还要再站半个小时。

  这丫头还挺爱记仇的。

  林矛心里叹了口气,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但他在原地愁苦了半天,最后注意到不远处的罪魁祸首——陈宇。

  有负责格斗训练的助教已经先一步跟着墨上筠离开了,连带着易茴也不在,但陈宇却依旧冷着一张脸站在原地,因为他周围的气息过于恐怖,乃至于就算附近有人,也不敢离得他太近。

  想了下,林矛径直朝陈宇走过去。

  “你就杵在这儿不说句话?”林矛也憋了满肚子的火,冲陈宇说话时非常暴躁。

  陈宇皱起眉头,“说什么,要走是她自己决定的!”

  能不能走成还不一定呢!

  一个特种部队的教官申请退出,手续不是那么容易就下来的,到时候定然会有大批的人找墨上筠做思想工作。

  “你个傻子,你知道多少部队抢着要她吗?光我知道的,就不下三个,尤其是飞鹰和煞剑,眼馋她很久了,得亏我们的邀请发的早,她遵循先来后到才选择的907!”林矛愤怒地看着他,“我告诉你,你这次放跑了她,以后你会呕死的!”

  “哼。”

  陈宇偏过头,俨然将林矛的话当做无稽之谈。

  林矛怒道:“你还别不信,我在军训遇见她时,她还没答应呢。”

  陈宇皱起眉头。

  瞪了他一眼,林矛愤愤道:“你就哭去吧你”

  林矛转身离开,但路过先前被墨上筠丢地上的桶时,没来由一阵心烦,一脚就将桶踢向陈宇,直接砸在了陈宇的脚边。

  陈宇躲了一下,再抬眼去看林矛,发现林矛已经负气离开了。

  “幼稚!”

  陈宇板着脸呵斥。

  *

  如同没事人一般,墨上筠穿着湿透的军装,带完了她在907的最后一次格斗训练。

  先前听到她说“退出”的几个女学员,在格斗时明显心不在焉,包括想来要强的秦莲都是如此,但因为墨上筠表现如常,该严格的时候严格,该挑刺的时候挑刺,没有任何异样,乃至于她们一时分不清她说的“退出”究竟是真是假。

  她们也不约而同地选择保持沉默,没有将这件事给传出去。

  易茴发现,墨上筠的这一次格斗训练,异常的顺利。

  以前只要有墨上筠在的时候,学员们就很规矩,但这一次,偶尔那几个会闹事找茬的,都对墨上筠的话语言听计从,甚至在被摔得半死不活之际,也会想着询问一下墨上筠“冷不冷”“要不要去换一套衣服”之类的。

  先前在陈宇面前浇下那一桶水后,让他们对墨上筠彻底心服口服。

  而,当一个人彻底服了另一个人的时候,所谓的找茬和闹事,俨然不复存在。

  纵然是见面就挑衅的管取,这次格斗训练也规规矩矩的,面对墨上筠时连一句重话都不敢说。

  晚上六点,墨上筠顺利结束训练,然后消失在训练场。

  陈宇心里也憋了口气,完全没有管她,而林矛晚上要监督学员吃饭、洗澡等问题,所以只是在墨上筠离开训练场之前再三叮嘱她要洗澡换衣服,有什么事等晚上训练结束再说,让她好好冷静一下。

  至于其他的教官,跟墨上筠不太熟,虽然知道发生的事,却也没有去找墨上筠。

  ——或许他们都不太相信,墨上筠会真的离开。

  没什么人会傻到放到这么好的机会。

  更何况,批准她离开的流程,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而在这段时间里,没准墨上筠一消气,就当先前的狠话没有说过了。

  他们都这么想。

  陈宇是,易茴是,就连林矛都觉得,墨上筠就算申请退出了,也不会在短时间内就离开。

  然而,遇上其他人可能如此,但他们遇上的是墨上筠。

  那个她如果真的动用背景人脉,就算她在四月集训时表现不突出,也一样可以站在这里当格斗教官的墨上筠。

  来的时候,墨上筠凭借的是实力,但走的时候,靠的就是关系了。

  虽然有违常规,但这种事情,确确实实发生了。

  ……

  陈宇是在八点收到的消息。

  政委打来的电话,他刚一接听,就接到劈头盖脸的一顿骂。

  “陈宇,你长本事了是吧,我们费尽心思弄来的人才,你三两下就给赶跑了?怎么着,是不是想独霸天下啊?”

  素来说话委婉和气的政委,一张口,说话就直截了当的,骂得陈宇好一阵懵。

  陈宇一下子还没有反应过来,等政委将她好一顿骂了后,他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政委是指墨上筠要退出的事。

  这么快就上报了?

  怎么听政委的意思,墨上筠要走的事已经确定下来了?

  陈宇问:“不是要走流程吗?”

  “走个屁的流程,她直接找越级找封玄华谈心去了!你不是知道她的家境吗,墨沧跟封玄华什么关系你没听说过?她跟封玄华叙叙旧,三两句话就将事情给定了,还需要走什么流程?”政委气得不行,说完后喝了一杯水,才继续道,“刚她导师还来电话,笑呵呵地挖苦了我们一顿,讽刺我们捡到宝了还不知道珍惜,这老狐狸随口跟我们说了说她在校的成绩……说她是天才都不为过!我说你是不是傻啊,就算她有关系咋的,没有一点实力我们会让她进来不成?!怎么跟你说就不听呢!”

  “……”

  事情超乎预料,陈宇没有说话。

  任由政委在电话里骂骂咧咧的,他硬是一句话都没有反驳。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武傲九霄太阳神的荣耀铁血德意志极品清纯总裁最强医圣青云仕途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修仙高手混花都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抗日之无敌战神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511、邀请【一】一顿痛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