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0章 量吴越之物力

+A -A

  转任文华殿大学士之后,李谷的工作一下子轻松了许多,即便要负责铸造假币,也没有那么麻烦。小太子的教导很伤脑筋,可柴荣觉得大周学堂的发蒙教育很好,郭幸哥就学得不错,柴荣打算等郭宗训学会了基本的算学,有了基础之后,再来接受老学究们的灌输,所以暂时也不用李谷负责什么。

  忙活了六七年的李相公,骤然闲了下来,反而接受不了。他坐在值房,无所事事,就觉得心慌,喘不上气,仿佛要窒息一样难受。

  这就是劳碌命啊!

  李谷摇着头,他换上了便装,跑去外城的跤抵场看热闹,这是一个老部下告诉他的放松方法。

  所谓跤抵场,并不是摔跤,或者说摔跤早就不是最吸引眼球的运动了,人们需要更刺激的东西,于是就有了马球,军中的汉子,贵人豢养的奴仆,甚至太学的生员,组成一支支风格各异的马球队。

  每逢节假日,就在一起比试较量。

  马球对抗性强,深受欢迎,高超的马球手,赢一场比赛,能获得上千贯的奖励,三场胜利,就能在开封置办房产。

  当然,每一场比赛的赌注是奖金的十倍百倍,那些达官显贵,如痴如醉,疯狂迷恋。

  只不过马球比赛不是那么频繁,大型的比赛,要到年关前后,眼下只有学生,和各地方的队伍,进行的练习赛,没什么看头。

  李谷瞧了半场,就扭头离开。

  再向里面走,跤抵场的最核心,中间有一处十五丈见方圆形场地,在场地外面,是一层层的座位,类似后世的足球场。

  每一张竹制的凳子上面,都坐着衣冠楚楚的人们,大家瞪圆了眼睛,瞧着场中的比赛。

  今天的主角是一名室韦勇士,他已经连赢了五场,每一次他都会把对付的脖子拗断,在他的手上,没有谁能活下去。

  而这一次,他遇到了对手,一位来自辽东的女真勇士,这家伙身上裹着兽皮,赤着双足,他的脚有一层厚厚的黑色老茧,使得脚底像轮胎一样,坚韧结实。

  这家伙不慎高大,但肌肉发达,眼睛如同海东青一样犀利。他选择了一条长枪作为武器,对方则是拿着短刀和盾牌。

  伴随着鼓声,角斗开始了。

  女真人常年蹿行在树林中间,就像是灵巧的猴子,绕着室韦大汉旋转,终于,他等到了机会,一枪刺出,速度快如闪电。

  四周的观众,不由得发出一声惊讶的低呼。

  咔嚓!

  枪杆断裂,原来室韦人故意卖了个破绽,引诱女真人攻过来,然后用他的盾牌,砸断对方的武器。

  失去了长枪的女真人被逼到了墙角。

  室韦人一次次挥出短剑,对方的身体越来越多伤口,肋下,胳膊,大腿,全都流出了血浆。

  终于,他把女真人逼到了墙角,兴奋的家伙哇哇暴叫。

  他猛地一剑劈下,可就在即将砍中的时候,女真人十分狼狈从地上一滚,躲过了致命一击。室韦大汉毛哲耀将大半身体都露了出来。女真人劈手抓起崩飞的半截枪头,对准室韦大汉的后背就是一下。

  金属刺入脊椎,鲜血像剑一样喷出,女真人的脸满是血水,他此刻就像是嗜血的鬼,居然喝下了热腾腾的鲜血,冲上去,扑倒室韦大汉,用手扼住脖子。

  大汉曾经五次拗断别人的脖子,而这一次,他也被人扭断了脖子,血红的眼珠,甚至从眼眶流了出来……

  平时连一只鸡都不敢杀的李相公,这次算是开了眼界。

  奇怪的是,他居然没有害怕,只是懊恼,居然押错了宝!

  输了二十贯钱,真是可恶!

  什么五场连胜,屁用没有,败一场不就什么都完了!这个女真人也是一样,别看他今天得意,没准明天就变成了一具残破不堪的尸体!

  从疯狂的跤抵场出来,突然有人追上了李谷,手里拿着一张飞钱,变戏法一样,塞给了李相公。

  “你,什么意思?”

  对方呵呵一笑,“李相公,你赌赢了,这是应得的。”

  李谷怒道:“你当老夫输不起吗?”

  “非也非也!”这个人连忙解释,“李相公,实不相瞒,那个室韦人是故意败的,这样的比赛,都是给老百姓看的,李相公要想看真正的生死搏杀,晚上过来,小的给相爷安排!”

  李谷大惑不解,“故意输的?连命都不要了?”

  此人哈哈一笑,“相爷,他要是赢了,那才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呢!相爷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李谷不停摇着头,他真是涨见识了。

  和这帮人比起来,铸点假币,实在是不算什么!

  对了,刚刚赵匡胤和韩通率领着禁军北上,名义上是护土保民,实则就是抓捕奴隶,还不知道有多少,要变成角斗士,供人赚钱取乐……

  变了,真的变了!

  李谷觉得大周越来越陌生了,一方面学堂扩招,读书人越来越多,似乎教化大兴,文明昌盛,而另一方面,越来越多,挑战底限的事情,过去只敢放在台面下,现在都拿到了台面上,堂而皇之……

  尤其让人恼怒,叶华居然妄想招募一个海盗头子负责统领水师,到时候大周的脸面何在啊?

  李谷气到抓狂,眼睁睁看着,大周在叶华的带领之下,越来越堕落,说起来,恐怕他还算是帮凶之一!

  赵二押着十万贯大钱,前去静海,联络任天行,朝廷的大方,还真是出人预料。李谷没有法子,他只能负责掏钱,别的事情,跟他没有半点关系。

  钱弘仪从吴越来到开封,已经小两个月了,最初是礼部的人接待他,这些礼部的人很客气,但是却不办事,只会敷衍搪塞。

  情急之下,钱弘仪才跑去宣德门磕头,祈求百官帮忙。

  可自从那一次之后,看管他的人就换成了绣衣使者,最初钱弘仪还能在馆驿活动,可现在,他连院子都出不去。

  有一个年纪不大,但是长相怪异的绣衣使者,负责盯着他。

  此人额头很宽,一只眼睛有重瞳,门牙很大,只剩下一颗,假如都在,或许还有些威仪,可现在,只是让人发笑而已。

  “我知道你看不起我。”李煜抱着弯刀,冷笑道:“可你呢,包括吴越,更让人看不起,你们就是一群懦夫!”

  钱弘仪怒了,他涨红了脸,争辩道:“士可杀不可辱!上国乃是礼仪之邦,我前来求援,你,你不能这么对待我,你上面的大人物,也不会允许你欺负我的!”

  “哈哈哈!”

  李煜扬天大笑,“一个跪地求救的小丑,一个遇事只知道请别人伸手的可怜虫,也值得别人浪费心思吗?”

  钱弘仪恼羞成怒,他很想拼命,可他连一把刀都没有。

  李煜将手里的刀扔到了钱弘仪的面前,钱弘仪下意识想抓起来,李煜飞起一脚,狠狠踢在他的手腕上!

  “告诉你,我原来叫李从嘉,是李弘冀的弟弟!”

  “啊!你是南唐的人?”钱弘仪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

  “没错,我就是南唐的人。”李煜冷笑道:“上国大邦,胸怀宽广,可以用我担任绣衣使者。自然也可以帮助你们吴越,奈何你们不争气,连一个水寇都打不过,上国决定招募海盗,去对付南唐了。”

  “什么?”钱弘仪惊得手足无措,惶恐道:“怎么会?上国怎么会相信海盗,不可能,不可能的!”

  李煜撇嘴冷笑,怎么有比自己当初还要天真的人!

  大周才不是善男信女,更不会无缘无故,就帮助别的国家。

  “钱弘仪,我提醒你一句,最好想想,能为大周做什么,然后再求大周出兵,毕竟大周不欠你的!”

  说完这话,李煜转身要走,钱弘仪怕了,急切道:“我,我们可以把国库奉上!”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元尊绝世狂兵我就是大德鲁伊重生弃少归来超级鉴宝大宗师校花之无敌仙少武动诸天丹师剑宗天才神医宠妃创始道纪
我的邻居是皇帝 第510章 量吴越之物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