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二章 似曾相识

+A -A

  没人能形容这道寒芒的速度与力量,仿佛连四周的时空都被抽离出去,视网膜似乎刚刚捕捉到寒光的踪迹便已消失不见。

  下一瞬间便听到血手魔盗怪叫一声,整个人反被巨大的力量冲击得向后飞跌出去,一连飞出数丈远,才重重地摔在沙地上。

  而先前被打飞的陆少曦却已稳住了身形,傲然挺立,他的右手还保持着掷出什么的动作,可谁也没看到他到底掷出了什么。

  那边血手魔盗勉强挺起身体,一只手按住咽喉,鲜血不断地从他的指缝里渗出,很快就湿透了衣襟。

  他拔出插入咽喉的小刀,用力捏成废铁掷在地上,双眼如死鱼般凸出,不敢置信地瞪住陆少曦:“你……你……”

  他这时已经明白了,刚才那破绽分明是陆少曦故意露出的,为的就是引他全力出手露出咽喉破绽,但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这“齐溪”明明真气已快用尽、阵脚大乱,哪来的力气与真气掷出这么可怕的飞刀?那诡异的、不知是怎么使出来的“束缚术”又是怎么回事?

  不过他永远都不会知道答案了,刚说了两个“你”字,他嘴角冒出的鲜血便将声音淹没了。

  血手魔盗带着满脸的不甘心与愤恨,身体一软,便重重地倒下了。这个手上不知沾了多少无辜人命的大魔头,终于迎来了恶贯满盈的时候。

  陆少曦收回手臂,飞快地转化脑海里的秘笈补充近乎耗尽的真气,心中同时泛起一阵自豪。

  刚才一战看似艰难,实际上他是稳操胜券,特别是用复写眼将血手魔盗的“狼爪鸦啄”复写学会后,血手魔盗的攻击在他眼里已毫无威胁,他甚至在第五十招时就有机会杀掉血手魔盗,只是不愿与其以伤换命、又想多积累些与化神境后期宗师的交手经验,才与之缠斗将近三百招。当然,还有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他使出神意飞刀后,真气会近乎清空,哪怕有秘笈热量在,也得花上将近十多二十秒才能尽数恢复——自从他攀上化神境后,真气的总量已愈发庞大,一旦耗尽想恢复的时间也就长了。

  在这十多二十秒的空档期,要是燕帅那五十多名手下一哄而散,又或者是转而向他攻击,他就头疼了。

  所以及至守夜者出现,将燕帅那五十多名手下尽数擒杀,陆少曦才果断出手,先是故意现出疲态,诈作误踏沙坑,引血手魔盗全力出手,再用意发并行使出束缚术避免与血手魔盗两败俱伤,并争取了发出神意飞刀的时机,于是毫无意外地一刀击杀了这名强敌。

  经此一役,燕帅麾下的化神境起码折了三分一,相当于是断了燕帅一条手臂,这可是极大的战果。

  不过这事该如何收尾才能争取到最大的好处?首先得联系上燕帅那边的内应,了解这次行动是不是鬼谋士未经燕帅允许的私下行动,还得找人“扛锅”,毕竟现在西南分部不可能轻易就灭掉化神境七重的血手魔盗……

  陆少曦一边回气一边沉思,那边守夜者第一支队的队长杜维过来汇报战果,陆少曦勉励了几句,杜维大有荣焉,又问道:“陆少督,这里的尸骸……”他指是否需要他们帮忙收拾手尾。

  陆少曦正想着这事,便道:“西南分部的接应人员来了会处理的。”

  他察觉到盖正逍正带着数十名亲信赶往这边,便让杜维带着守夜者们先撤退,并通知其余支队,做好大规模战役的准备。

  杜维知道与燕帅的决战就在近期,精神振奋地领命而去。

  在等盖正逍到来的空档期,陆少曦还在琢磨着这次事件怎么样利用起来,顺手斩下血手魔盗的首级破坏掉飞刀的伤口,将飞刀回收,忽然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子声音问道:“喂,陆少曦……”

  “嗯?”陆少曦一回头,看到燕珏楠正神色复杂地看着自己。

  看来这姑娘猜出自己的身份了,到现在这时候也没必要隐瞒什么,而正过来的盖正逍及其心腹都是效忠于陆少曦的,所以陆少曦便干脆恢复了原本身形与声线:“是我,多谢燕小姐大力相助。”脸上的人皮面具也随手收了起来。

  “是你救了我才对。谢谢了。”燕珏楠这回居然极老实地道谢,但又望着他手里的飞刀问道:“你刚才那招,可是越北阮南高家独门绝技‘仙鹤神针’?你从哪学来的?

  他这才想起自己这神意飞刀,燕小姐可是在越北全能神之陵上见过的,当时自己假扮怪盗,忽悠她说是什么越北阮南高家独门绝技“仙鹤神针”,没想到她记性这么好,居然一眼就认出来了。

  要怪就怪神意飞刀的气势速度太过惊人,看过一遍的人基本上不可能会忘记。守夜者是自己心腹部下,陆少曦不在意在他们面前露出神意飞刀,可燕珏楠不是啊……

  现在听她提起“仙鹤神针”,陆少曦不由想抽自己两嘴巴,当时他不断强调说是“阮南高家独门绝技”,就是担心这姑娘好奇地向其他人打听露馅了,结果现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怎么向她解释自己为何会这高家独门暗器绝技?

  否认?不可能,看燕珏楠这样子显然是认出来了。

  幸而陆少曦一向有急智,信口道:“哦,是越北一个男怪盗传我的,我救过他一命,他无以为报,就传我这绝招,怎么?你见过?”

  燕珏楠将信将疑,她心里有种古古怪怪的感觉,这陆少曦说话的腔调怎么与男怪盗有点相似?陆少曦又怎会与越北男怪盗相识,真是奇怪了。

  男怪盗作为她为数不多说话较多的男子,给她留下的印象还是相当不错的,起码风趣又幽默、多智又正义,比眼前这油嘴滑舌、狡诈卑鄙的陆少曦好多了。

  其实她没发现,什么风趣幽默与油嘴滑舌、多智与狡诈都是一样的意思啊……只是褒贬相反而已。

  “你怎会去越北?”

  燕珏楠决定继续问下去。

  陆少曦顾左右而言他地打哈哈道:“有次正好去旅游,顺便买点药材……咦,有人来了,啊,是西南分部的人来接应了。”

  他见盖正逍带人赶到,便籍此机会溜了。燕珏楠看着他的背影,愈发思疑,不过目光落到不远处的越野车上,忽然想起在车上与他说了不少心事,不由哎哟一声,脸上顿时发热。

  自己怎么一时晕了头,和这可恶的家伙说那么多?这些事被他听了去,可丢人得很。

  不行,得找机会威胁他,不许他多嘴!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元尊凡人修仙之仙界篇上门女婿惹火999次:乔爷,坏!你好,少将大人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独步逍遥不灭龙帝正道潜龙快穿:女主不当炮灰
我能吃秘笈 第七百五十二章 似曾相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