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_忆平生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第十二章 (第1/3页)

    八年前,他第一次踏上这片陌生的国土,无依无靠,但却坚持自己的梦想,力求上游,不断参加各种比赛,偶尔空闲时还能去图书馆看看书。

    宋平生空闲时除了看书,还总爱到剑桥各个地方游玩参观。从国王学院到费兹威廉博物馆,从三一学院到三一巷,从剑桥大圣玛丽教堂再到剑河,他与Beryl就是相识于剑河。

    河面宽阔,水流平缓,岸边宏伟的建筑。宋平生总在在岸边画图看书,远远一看,成为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Beryl能跟宋平生在一起,源于她的勇敢。

    清晨凉爽的秋风吹进校园每个角落,落叶从枝头随风飘落,落叶纷扬的秋天,满地橘黄的梧桐叶。宋平生漫步在林荫小道之间,听着秋天的声音,闻着秋天的气息。

    他像往常一样踏进岸边,但今天却显然不一样,他没有像往常那样干净利落坐下,然后打开那本《建筑空间组合论》。

    因为他习惯坐下的位置,留下一个姑娘的身影。

    女孩肌肤如雪,埋头看书的模样极其认真,秋风吹拂着发丝,一身白色及膝裙显得优雅而美丽。

    他不禁失了神。

    似乎是感受到了强烈的目光,女孩微微抬头,极漂亮的绿色眼睛柔情似水,脸上瞬间扬起一抹笑意。

    宋平生回神,感觉到自己的失态,留下一句sorry便准备走向远处。

    “嘿。”

    女孩唤了一声,说:“这是你经常坐的位置。”

    宋平生一愣,显然没想到她会说起这个。

    “我只是比较好奇,在这个地方,风景会怎么不一样,才能让你这么迷恋。”

    “我刚刚坐在这里好久,风景的确不错。”

    女孩说完,便起身,“既然你来了,就过来一起坐吧,风景一起欣赏才有意思啊!”

    宋平生还是一动也不动,似乎认为这样有些不妥。

    女孩笑了起来,犹如铃铛一样,悦耳动听。走向他自我介绍起来,“我叫Beryl,你叫什么?”

    “Dylan.”

    “Dylan?”Beryl打量他,“你是中国人?”

    宋平生对这个话题感兴趣,饶有趣味地问道:“你如何得知?”

    “因为你给我一种温柔,善和的感觉,用一个中文成语形容,那就是平易近人。”

    她轻轻吐出“平易近人”四个字,中文不流利却可以让人理解。

    “就像我的祖母一样。”她又说。

    “祖母?”

    “我祖母是中国人。”Beryl回答,她温柔善良,勤劳勇敢,是我最钦佩的人。”

    宋平生点头,自顾自地回到原位坐下,Beryl见此,也走过去坐在他旁边。

    “现在你能告诉我……你的中文名字吗?”Beryl问。

    宋平生一字一顿地,“宋、平、生。”

    “你的名字真好听。”Beryl夸奖道,又吐吐舌头,“我的中文名字是祖母给我取的,叫谢满天,这三个字太难了,不能轻易写出来。”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Beryl眼睛一亮,“这句话我祖母也跟我说过。你能再说一遍吗?”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宋平生笑笑,“谢满天,应该就是这句花谢花飞花满天里的。”

    “这句话是出自哪位诗人呢?”

    “是《红楼梦》里林黛玉的葬花词。”

    “这是我祖母最爱看的书。小时候她经常给我讲里面的故事情节。”

    他们谈话非常愉悦,似乎像是遇到了知己。 Beryl好奇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